梦网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设梦网为主页]

中国梦之1982年--我想自主择业
原创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4476

“文革”前,武汉地区的正规大学就有24所,其数量之多仅次于北京,可是没我的份儿。省直机关更别想了。可是,“下边”师专的凭什么可以进省直机关呢?虽然心里当即涌起这些不解与不平,可我一声没吭,拿起派遣纸怏怏出了门。一个农民的儿子问什么问?!
文/鄢烈山
1982年,对于我,对于我们这些“文革”后考上大学的“七七级”、“七八级”毕业生来说,最重要、最关心的当然是工作分配了。如果说读大学是“待字闺中”,这一年他们就是学校必须“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虽然这一年(春与夏)毕业的大学生确是“天之骄子”,毕业生总量以及由于十多年正规大学停办(凭手上的“老茧”厚薄招生的“工农兵大学生”不被社会承认)的断层效应,他们比如今的博士毕业生还要珍稀。但是,具体到个人,工作分配还是有天壤之别的。诚如“封建包办婚姻”,也并非乱点鸳鸯谱,要讲门当户对,也要有媒妁牵线搭桥,也有父母乃至本人的“相亲”。比如中国人民大学、北大的毕业生、北京户口的,很容易分到中直机关,一提干就至少是处级;而分到县城,你一辈子能爬到科级就算混得不错了。
我上大学前原是教师,政策规定只能报考师范院校。我们的毕业分配去向一般也是学校。同样是到学校,起点也有天壤之别。我的同学有不少分在大学,以后在职读博、当教授;也有分回工厂子弟学校或县市中学的。
毕业分配之际,我本是有志于“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为此特意在毕业自我鉴定栏写下了“专业思想强”的话语。如意算盘是:既然“文革”荒废了我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最佳求学年龄,做科学家的童年梦幻早已破灭,既然念了师范大学,那就死心塌地当一辈子教师;到大学里当个老师,边工作挣钱养家边读研,以后做个把教授有何难哉?但是,我却被分到了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从北京回湖北待分配,我们几个中文系同学被安排在武昌昙华林湖北省教育局招待所等候消息。开头两天,我的心情尚好。这地方位于蛇山中段,环境幽美,解放前后都办过大学,省教育局教材教法研究室和教育报刊社设在这里。上大学前在沔阳师范学校当老师时,我被借调到这里编过小学课本。故地重游,不再是被人瞧不起的中专生,不免有几分欣慰。但很快就感到势头不对,听说我们北师大教育系和心理系的同学分到了华中师院,历史系的分到了武汉师院,而我们北师大中文系的四个同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头条关注


“海口”舰随舰见闻之九:阿拉伯海的海上日出

热点推荐


五花八门

www.123meng.com 版权所有 ©2009-2018 京ICP备09007337号 国际联网备案
建议使用:1024 * 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