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设梦网为主页]

中国梦之1985年--我终于能到北京朝圣了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冰冷雨天 2009-1-30 14:02:01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3974
“为什么非得路远迢迢去北京不可呢?你要找的这些资料中科院上海分院图书馆不是都有吗?”,研究所长,也是我过去的导师看着我填写的“出差申请书”,很不解地看着我。
在这位天上地下全知全能的老太太面前耍花枪是没有用的,我只好老老实实地说:“没别的想法,我就是想去一次北京。”
老太太反而乐了:“没去过北京?”
“那当然了。”
“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批了”,说完,所长在“批准人”一栏上签上了大名,所长万岁。
于是,我终于有机会来到伟大的首都北京,在1985年。
必须向读者们交代一下,很长的红色年代里,北京,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首都,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居住的地方,是革命的圣地。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当时有一首很热门的歌曲叫《北京颂歌》,里面有几句歌词是这样的:“祖国的心脏,团结的象征,人民的骄傲,胜利的保证”。每天早上的公社广播站在放完《东方红》以后播放的就是这首《北京颂歌》。
如此神圣的地方,对于所有的中国人来说应该是一生中起码应该去朝圣一次才对,就像穆斯林一生中起码应该去一次麦加一样,这是不容置疑的,这也是和千百万革命少年一样的我的当然信仰。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就有一个不知道是诗意还是梦境的希望:哪怕一次也好,沿着长安街,在红墙根下走,一直往前走。
可是这个梦想在当时是过于奢侈了,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硬座票价就是50块人民币,当时的二级工一个半月的工资,个人出钱去朝圣是不可能的,这个梦只有公家出钱去出差才有可能实现。
而现实是我当时还在江西插队落户,根本就没有收入,如何在不要父母的经济支援下吃饱饭就已经是最大的问题了,谈什么出差?
但这个世界上就有些想不到的事情,1976年专区“乡办”,也就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组织人去大寨参观学习,我因为算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也有幸恭添末列,去大寨学习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现在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意思是虽然这人出身在黑五类,身负原罪,但还是能够教育改造,和红五类这种高级种群一起干革命的。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想去北京朝圣,参观团集合起来以后几乎所有人都提出希望从大寨回来时绕道北京,接受革命教育,从而坚定防修反修,扎根农村干革命的决心。领导们也同意了,因为绕道北京虽然花点钱,但从教育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这个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上面考虑就不能只算经济账,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头条关注


“海口”舰随舰见闻之九:阿拉伯海的海上日出

热点推荐


五花八门

www.123meng.com 版权所有 ©2009-2018 京ICP备09007337号 国际联网备案
建议使用:1024 * 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