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设梦网为主页]

善良的种子会开花
原创 2009-1-31 15:12:26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5065
那天,她来报社找我,说有一个弱智的女儿,已从家里走失了七年了。七年里,他们全家发了多少传单广告,还是没有找到她。但她以一个母亲的直觉,坚信自己的女儿还一直活在这个世界上,听说我们报社来了一个流浪女孩儿,她来看看。
  我把那个女孩儿领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怔住了,继而眼泪哗地流下来。她急切地拉住女孩儿的手,说,就是这闺女,就是她,没错,是我的小玉兰。被她唤作玉兰的女孩儿,只是很茫然地看着她,拼命地把自己的手从她那双苍老的手里往外抽。她对她,没有一点印象。她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使,又过去七年时间,难免会记不得我。她撩起衣角揩了一下眼角的泪,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那一刻,我甚至相信,那个女孩儿就是她苦苦寻了七年的女儿。我也希望事实就是如此。但我们还是要遵从科学的规矩,在等为他们做了亲子鉴定后,才能作最后的定论,为的是对他们每一个人负责。
  在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她要求先把孩子领回家去。在外漂了那么多年,她要好好补偿一下孩子。我们同意了。
  结果出来得有些慢,那长长的一段日子里,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她连问都不来问一下。也是,有什么比一位母亲的感觉更准确的呢?可我们谁都不会想到,她的感觉也会出错。检测结果出来了,那个女孩儿,与她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一张薄薄的纸,就让她所有的希望与爱落空了。我竟然有些恨那些多事的规矩,还有现代如此发达的高科技。
  我们直接去了她家,希望用最委婉的方式来向她表述这份遗憾。去的时候,她正在给玉兰梳头。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玉兰和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脸儿洗得白白的,透着淡淡的红润,一头乱糟糟的长头发梳成两条油光光的麻花辫子,身上穿着喜庆的红色碎花裙子。只是她的目光,仍然有些呆呆的,对于我们的到来,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她把我们领进屋,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玉兰。她说,这孩子,来了这一个多月,总算记起些什么了,脑子还是不太好使,但她不嫌弃,她要用剩下的时间来疼爱她。说话间,她的另外几个子女也相继进屋。看得出,他们都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疼爱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妹妹。而且,他们都同她一样,丝毫也没有怀疑我给他们带来的那份结果。
  绕了大半天,我还是支支吾吾地讲了。我说,结果出来了,玉兰可能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孩子。她像没听明白,脸上一直挂着笑,淡淡地说,你说什么?玉兰不是我的孩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头条关注


“海口”舰随舰见闻之九:阿拉伯海的海上日出

热点推荐


五花八门

www.123meng.com 版权所有 ©2009-2018 京ICP备09007337号 国际联网备案
建议使用:1024 * 768 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