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2003年--我想我的音乐有更多中国人听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30 01:41:22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2903
中国梦之2003年•我想我的音乐有更多中国人听

20081219172047a1c09

王冬青

小时候我和中国的大部分孩子一样,上学,听音乐。我生于1972年,上小学的时候刚刚开放,港台音乐非常流行。当时我也听,谁都喜欢,很新鲜,虽然现在任何一个歌名都想不起来了。

80年代中期的时候,在上海延安中路和茂名路的交界处有一块空地,到了周末就有一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拿着录音带在那里卖,封面是黑白复印的,港台欧美的都有。1987年的一天,我在那里听到了RUN DMC,从此被彻底颠覆了,在HIP-HOP音乐里出不来。

我没有什么梦想,之前也从来不做梦。我到接触hiphop前,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后来的hiphop对我来说,就是找到了一件喜欢做的事情。

我其实相当不hip-hop,身边的朋友也没有人穿hip-hop的衣服,那些穿着夸张的人跟我的年龄都差很远。我1980年代听这个音乐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己很酷,谁如果喜欢,我就会和他分享。

1993年的时候,我在国内无所事事,在一家所谓的合资酒店做筹备工作。有一个阶段,你不知道要做什么,你喜欢一种音乐,也不可能马上就有冲动和决心说,我以后做的事情就要和音乐有关。当时我有个亲戚在日本,于是我就去了神户上了一年半的语言学校,之后去东京上的大学。

在日本的时候我接触了非常多的音乐。日本的体制跟中国完全不同,90年代初还没有电脑,去唱片店买碟,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就能买到一切你想要的东西。而像HME或者Virgin这样全球性的唱片店之所以无法在中国办下去,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盗版,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政府对文化的管制太多。

我当时在东京的原宿打工,卖和HIP-HOP相关的衣服,在那边打工的人基本上都是DJ,跳HIP-HOP舞的人,这些圈子里的朋友认识多了,对我的帮助当然很大。

1997年,我回上海的前一年,做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选择:买了第一套属于自己的DJ设备,15万日元,并不便宜。之后,我做了10年这样的音乐,现在还在做,情况也越做越好。

回到上海以后,环境成了我做音乐最大的阻力,没有人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当时去CLUB申请放音乐,免费都没有人让你放。后来我找了一个小酒吧,周末还不让你做,一周就给一个周三的晚上,怕我的音乐影响他们招揽顾客。

那一年是1999年,我的活动做了两个月后,一度成了上海最热闹的演出之一,我的听众大多是外国人,我的音乐对他们来说是很熟悉的东西,但在上海却没有,所以一下子就接受了。

即使到了现在,环境都是我做音乐的一个很大阻力。我发现中国人对多元音乐的需求并不大,当然我不是指港台音乐。好的音乐环境什么样的音乐都应该有,格莱美是一个绝对商业的音乐奖项,他的音乐类型也基本涵盖了大多数领域。但是你去看香港和台湾的音乐,十大金曲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他们根本不分音乐的类型。

为什么中国人会喜欢Kenny G,一个是进来的早,一个是因为他没有歌词,这就让中国人比较容易接受,但问题是很多音乐,早期的摇滚,HIPHOP,他是有歌词的,政治性、社会性的东西很多,中国人难以理解,首先英语就不行。所以种种因素让我们的音乐很难让人们接受。

2002年的时候,两个法国人买了DMC中国区的7年代理权,这对于国内的HIP-HOP DJ来说,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我当时完全还没有准备好,本来想第二届再参赛,但我身边的很多人对我说,对你突然,对参赛的人都很突然,“如果你不参加,如果有谁比你烂,还赢了,你会怎么想。”结果那年我赢了,以后每年这个活动都是我来组织,并且带着中国的冠军去伦敦参加比赛

幸好有了DMC,我们跟外面才有了一些交流。你拿着中国护照,出国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签证就不用说了,你还要担心拒签。所以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去外面跟别人交流非常难。而在国内,我们的音乐又缺乏环境。

在日本和美国,很多商店会放HIP-HOP,但中国所有商店放的音乐基本上都是流行音乐,或者港台音乐,这个就是阻力,受迫式的教育不一样,网络的帮助会很大,但网络是主动的,你得知道你要找什么。

去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酒吧——the Shelter,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挣钱,但总是找不到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能够长期有效地吸引中国的听众。

现在的酒吧里,来的中国人都是搞摄影、设计的,还有类似感觉的中国人会到我们的酒吧里,我始终不觉得我们接触到了大部分真实的中国人。我每次演出的时候都会留意有没有中国人过来,但遗憾的是,人数总是达不到我希望的那样。

我一直处于很深的矛盾中,因为我始终认为,好的音乐就不是为大众服务的,但我们还是要有听众,到底多少人的关注是个限度。有很多人并不喜欢我们的音乐,来我们的酒吧只是标榜自己比较酷。我们办酒吧的目的其实是让人们来的时候会说,哦,我知道今天晚上是谁来表演,我就是为他而来的,我就是要听他的音乐。这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境界,最大的自豪感。

现在很多人来了就问我:“诶,人呢?”他9点半来了以后发现酒吧里没有什么人,就很失望。我们的演出是12点半开始的。上海人很多,你要凑热闹,你去城隍庙或者外滩。很多人希望一来就挤满了人,既热闹又装逼。

其实我不担心做不下去,我只是想要足够的中国人来关注我们的音乐。未来,我想成为一个音乐制作人,那么我希望以后我做的音乐在中国有足够的市场。

为了培养我们的同类,我和我的朋友用自己的收入办了The Lab,一个DJ实验室,但一直到现在,坦白说,Lab的效果也不是特别好,来我这里的还是外国人居多,他们非常喜欢,他们也理解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刚开始做的时候,很多中国人就问我,你不赚钱做他干什么。

中国就是这样,什么东西一火起来什么人都来参与,他们不管自己的能力,一拥而上,互相抄袭,但是这样的东西没有生命力,我希望我的实验室比较低调,一直存在,有人经常可以来,我给他们提供一个开始的地方,然后他们能自己去买自己的设备,自己开始。DJ真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教的。

所以,我的梦想大概从2000年以后就陷入了困惑,我不知道怎么解决困惑,实现梦想,我只有继续做下去。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