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1982年--我想自主择业
南方网    2014-11-24 10:29:18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2677
“文革”前,武汉地区的正规大学就有24所,其数量之多仅次于北京,可是没我的份儿。省直机关更别想了。可是,“下边”师专的凭什么可以进省直机关呢?虽然心里当即涌起这些不解与不平,可我一声没吭,拿起派遣纸怏怏出了门。一个农民的儿子问什么问?! 文/鄢烈山 1982年,对于我,对于我们这些“文革”后考上大学的“七七级”、“七八级”毕业生来说,最重要、最关心的当然是工作分配了。如果说读大学是“待字闺中”,这一年他们就是学校必须“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虽然这一年(春与夏)毕业的大学生确是“天之骄子”,毕业生总量以及由于十多年正规大学停办(凭手上的“老茧”厚薄招生的“工农兵大学生”不被社会承认)的断层效应,他们比如今的博士毕业生还要珍稀。但是,具体到个人,工作分配还是有天壤之别的。诚如“封建包办婚姻”,也并非乱点鸳鸯谱,要讲门当户对,也要有媒妁牵线搭桥,也有父母乃至本人的“相亲”。比如中国人民大学、北大的毕业生、北京户口的,很容易分到中直机关,一提干就至少是处级;而分到县城,你一辈子能爬到科级就算混得不错了。 我上大学前原是教师,政策规定只能报考师范院校。我们的毕业分配去向一般也是学校。同样是到学校,起点也有天壤之别。我的同学有不少分在大学,以后在职读博、当教授;也有分回工厂子弟学校或县市中学的。 毕业分配之际,我本是有志于“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为此特意在毕业自我鉴定栏写下了“专业思想强”的话语。如意算盘是:既然“文革”荒废了我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最佳求学年龄,做科学家的童年梦幻早已破灭,既然念了师范大学,那就死心塌地当一辈子教师;到大学里当个老师,边工作挣钱养家边读研,以后做个把教授有何难哉?但是,我却被分到了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从北京回湖北待分配,我们几个中文系同学被安排在武昌昙华林湖北省教育局招待所等候消息。开头两天,我的心情尚好。这地方位于蛇山中段,环境幽美,解放前后都办过大学,省教育局教材教法研究室和教育报刊社设在这里。上大学前在沔阳师范学校当老师时,我被借调到这里编过小学课本。故地重游,不再是被人瞧不起的中专生,不免有几分欣慰。但很快就感到势头不对,听说我们北师大教育系和心理系的同学分到了华中师院,历史系的分到了武汉师院,而我们北师大中文系的四个同学,本只有我和孤儿出身的张国群住在招待所里候着。李卓文上大学前就已结婚,妻儿都在农村,他迳自要求回了老家宜昌地区,而要“下去”是很容易的。金长清据说老家是武汉,“投亲靠友”去了。我与张在招待所里一筹莫展。 终于,湖北省“毕(业生分配)办(公室)”通知我们去拿派遣通知书。怀着听判一样的忐忑心情,找到了那栋办公楼。我佯装不在意却偷偷注意在我前边开出的那份派遣书:XX(地区)师专的,去向是省XX局。我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只是紧张地盯着将给我写什么。 “武汉市人事局……” 完了!正规大专院校没有我的份了。“文革”前,武汉地区(与行政区意义上的武汉市是两个概念)的正规大学就有24所,其数量之多仅次于北京,可是没我的份儿。省直机关更别想了。可是,“下边”师专的凭什么可以进省直机关呢?虽然心里当即涌起这些不解与不平,可我一声没吭,拿起派遣纸怏怏出了门。一个农民的儿子问什么问?! 后来听说,省毕办是很看得起北师大的,所以并没有让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而把我们中文系三人都交给了武汉市。金长清分到了武汉市文化局。张国群分到了武汉市供销社党校。他哪里愿意进党校?虽然解放后北师大有中共党员才能留校任教的革命传统,我们几个湖北同学都不曾想过要入党以创造留京资格。张国群宁愿回老家孝感地区去。他进了《孝感日报》;后来海南开发,他第一批跑去,参加创办《海口晚报》。  且说我被分到武汉市人事局,毕办的人又叫我等着。等到什么时候?等通知。于是,我就住到了位于武汉市青山区青山镇的岳母家里,隔两天跑一趟汉口(坐六次公共汽车、两班轮船)。 这一回,我没有“坐以待毕”。 我主动问毕办的人:“江汉大学要人吗?”江汉大学是武汉市政府文革后创办的一所职业技术专科学校,有文秘系、社会学等系。答曰:“只要研究生毕业的。”我知道他纯属胡说八道。小姨子就在那学校读书,那学校的老师哪有什么硕士、博士?“工农兵大学生”倒有。华中师院毕业生也有。但我更明白,你驳斥他,只能惹他反感,对你不利。 又问:“《长江日报》(市委机关报)要人吗?”回答是《长江日报》也不要本科毕业的。那时我真傻,太依靠组织,没有自己去报社问问。到1986年春我调进长江日报社旗下的《武汉晚报》,这才知道,从“文革”中到1986年(及以后几年),进长江日报社有个电大、函大毕业的学历就不低了! 至于市直机关是否要人,我根本没问,免得遭白眼。 我在岳母家干着急。岳父从乡下回家,决定打破不求人的惯例为我去找找关系。他是南下干部,解放初是武汉市学联主席,时任市委宣传部部长的杨某还是他发展的团员呢。但他自觉心太软搞不了政治,50年代中期就主动请缨到武汉市郊区洪山区的一个公社里当农村干部去了,时任公社副主任,还有几个老同事老部下愿搭理他?他一反常态把自己收拾得衣冠楚楚,隐约有当年学运领袖兼南下干部的风度,顶着烈日出发了。找的是他的老同事、市电视大学的Y校长,答复是那里不要人。据说他还找过他的老上级、时任市城建委主任的孙伯伯,孙伯伯表示爱莫能助。难为他老人家,一生清高,竟为小婿折了两回腰。 大约分到市里10多天后,我与放暑假从沔阳县回汉的妻子一起去打听分配结果。没有结果。耐心等待吧。 第二天,我便回沔阳老家看父母去了。去他娘的,工作总会给一个的,中学老师跑不掉,书也没白读——不然怎能从县城到省城?案板上的肉任砍任剁吧,谁叫我是乡下人呢? 回汉时,我已被分配到武汉市青山区人事局。武汉的青山区颇似北京的石景山区,后者因首钢而建区,前者因武钢而建区,故又名“红钢城”。从前那块地方叫“蒋家墩”。尽管青山地区的武钢人以“副省级”单位自大,连武汉市委市政府都不放在眼里,但在“正宗”的武汉人眼里,那里永远是乡下。那时候从“红钢城”到汉口赶上了轮船也得坐45分钟才能上岸。池莉的获奖小说《烦恼人生》写了一个汉口人赶车赶船到武钢上班的经历。汉口人哪里愿意吃那份苦? 青山区人事局对我倒不错。大约因了我是建区以来第一个被分配到区机关的正宗大学毕业生。他们问我想到哪个部门,让我在区委宣传部与区政府办公室之间选择。我选择了后者。在党政首脑机关当然好处多多,比在大学当教师实惠——1983年初,区人事局就把我妻子从县里调回了武汉,而且安排在当时奖金最高的市政建设管理局。这是后话。 那么,1982年我的梦想是什么?是公平竞争,自主择业。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渴望。以后,我从政府部门“跳槽”到了长江日报,1995年又从长江日报“跳槽”到了南方周末。2003年前后我又有一种强烈的“跳槽”冲动,想进北京,想进大学教书;可惜已年过半百,身体也不大好,离不开“铁饭碗”的医保福利。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