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1999年--走在抗议美国的队伍里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30 02:12:57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3218
1999年5月8日傍晚,我正在大学校园的水池边闲逛。这时学校国旗班的同学穿着假军装一路小跑过来,领头的班长让队伍在国旗下立正,嘴里振振有词地说着什么。源于好奇,我和另外一些闲人便围观上去了。听了好一会才明白: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北约给炸了,还有人员伤亡。班长还说,校长已经赶去省里开会了,研究下一步行动,国旗班作为政治素质过硬的大学生,要积极准备,响应组织的号召。最后班长举起右拳高喊了一声:中国人民不可辱! 我连忙赶回宿舍把消息跟大伙说,在当时信息严重依赖报纸的时候,同学们还将信将疑,直到大家打开收音机,才最终确定了这个事实:大使馆真的被炸了! 没过多久,作为系学生会干部的我便被叫到系里去了,所有的学生会干部都在,大家开始用毛笔和各种颜色的纸张,制作各种标语。在忙碌的同时,也清晰了下一步的行动:明天全校师生要去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抗议游行。说实话,当时我的心情极为简单,愤怒和兴奋。愤怒是因为美国鬼子太过分了,兴奋则是因为这辈子终于赶上了一次群众运动。 第二天一大早,浩浩荡荡的队伍便从学校出发,直奔领事馆。室友走在我身边,头上扎着白丝带,打着醒目的“F U C K N A T O”的标语,眼神即便是从厚厚的眼镜片里透出来的也是兴奋的神采。而我既没有特殊的装束,标语也是土的不能再土的“血债血偿”,走在他身边让我觉得有点压抑,这让我很后悔昨天晚上没有在这上面花足工夫,只顾着和同学神侃如何挖掘海底隧道奇袭美国本土去了。 来到领事馆时间还比较早,但由于高校众多,街道狭窄,每个高校只允许在领事馆门前抗议几十分钟,以给排队在后面等候的其他高校一个表示抗议的机会。足足等候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我去见识一下群众运动的最高潮了。隔着铁门望过去,领事馆已经是一片狼籍,大部分玻璃已经被砸碎,仅剩的几片幸存者正遭受着学生们顽强的瞄准和射击,射程之类的墙体也已经是五颜六色。这让我又感慨前夜的准备工夫不足了,因为路上甚至找不到可以投掷的石块。也许是大家等待的时间太久,也许是警察们对我们学校采取了区别待遇。感觉上没一会工夫,警察便催着我们朝前走,以便“后来人”继续抗议。 由于高涨的精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泄,大家于是接着环视左右,一家肯德基也是面目全非,不知道是什么逻辑惯性,旁边的巴西烤肉也是风雨飘摇,实在无从下手。于是,有人把一块小卖部的招牌给砸了,原因是招牌的图案是百事可乐。一辆装着矿泉水的三轮车被大家拦截了下来,说可能是给领事馆被围困的美国人送水的,车上的货物被饥乏的同学们分而饮之,瘦小的中年货主则在一旁急哭了。 不理智的情绪那段时间一直在校园蔓延。很长一段时间学校见不到外教的身影,据说是学校告诫他们不要露面,怕引发不必要的冲突。时隔数月之后,外教才开始恢复教学。当时我听了一场课,提问环节中,一名同学放弃教学内容不管,直接就质问美国外教,为什么轰炸科索沃?也许外教被压抑的时间太长了,他开始急得脸红脖子粗地跟我们讲起塞族大屠杀的恐怖。然而,不到他讲完,便被全场同学的嘘声给哄走了。我还和另外一个校友做了一个网站,将我们游行的热血照片在其中一一展示。照片上,有无数的拳头在挥舞,无数的嘴巴在呐喊。 那一年我大三,才满20岁。我在大学尚未毕业时便开始对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有了反思,缘由是一次极为偶然的足球讨论。当时在深夜跟一位四川同学争论中国球市火爆的原因,尤其是成都球市。当时,成都可有着全国最牛逼的白金球市,每逢周末全兴队主场作战,整个城市都和过节一样,要是遇上打万达这样的强队,更是万人空巷。那位四川同学说成都球市火爆,是因为四川人最懂球,最热爱足球。而我则坚持中国根本就没有热爱足球的群众基础。大家去球场看球,多半是因为可以在群体中宣泄日常生活的不满,弥补正常社会活动中的欠缺,最诱人的是,它不但绝对安全,还能因为种种博出位的举动,得到一种英雄的幻觉,即便只是在看台。随着辩论的进行,同学开始慢慢被我说服。而我则在那一瞬间,联想到了那次抗议游行。就像大多数的球迷去球场,不是因为热爱而是因为宣泄一样,我们的上街,也不是因为对于死者的悲痛,而是因为对于“敌人”的愤怒与兴奋。这一切,都注定它迅速地被当天热血沸腾的主角们遗忘——几年后的一天,一位朋友无意中问我,当年被炸身亡的三位烈士的名字时,我努力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回答出来。 无论如何,我在1999年参与过的这次群众运动,导致了我从一名标准意义上的民族主义青年开始转变。我把《中国可以说不》锁进了抽屉,去校外的书店买来了《第三只眼看美国》,从BBS里的叫嚷攻打台湾派撤退了,改去与“东京大屠杀”的支持者辩论。每一次的养分吸取,都让我意识到,像民族正义、爱国主义这些热血激昂的词汇,在其他一些普世价值面前,并没有天然的正义性。关于这一点,我还曾经用这样一个例子成功地说服过同学:东史郎与汪精卫都事实上背叛了自己的民族,但我们无法将他们同等地归于民族败类的行列。 从1999年到2008年这十年中,与民族主义相关的群众事件一次次地在我身边重演:2001年,由于南海撞机所引发的中美网民大战;2005年,网络兴起的反日入常签名和各大城市爆发的反日游行;2008年,由于奥运圣火传递所引发的抵制家乐福行动。 这些事情,我再没有参与过。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