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1997年--无所事事在沙滩上晒太阳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30 02:09:20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2767
舅舅今年55岁,老不算老,小也不算小。我最羡慕他的是,他就像海因里希伯尔笔下的那个渔夫,无所事事地在沙滩上晒太阳已经超过15年了。 那个渔夫,可能很多人不了解,伯尔是这么写的:一个百万富翁,到海边度假,见一渔夫无所事事,便问,你为什么不去打渔?渔夫说,我给自己定了规矩,一天就撒三次网,捞到什么算什么,够吃够喝了。富翁说,如果你撒四次多好,这样就会逐渐有了积蓄,然后就可以开一个渔业公司,赚很多钱。渔夫问,然后呢?富翁说,然后你就可以无所事事在沙滩上太阳了。渔夫说,我现在也是每天这样啊。 不过舅舅和渔夫不同,渔夫每天还能撒三次网,晒太阳固然没问题,但他连渔网都没有了,他是沈阳铁西区最早的一批下岗工人。 舅舅原本在乡下,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比我母亲小15岁,我母亲是他们那个村子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1957年到城里读书。舅舅就在家里帮姥姥姥爷做些农活,舅舅10几岁就是全劳力,身强体壮,是村子里最能干的人,每天都算10个公分,当然,他们那个村子,一个公分不到一分钱,也就是说,一年下来,舅舅拿到手的,也就几十块钱。我后来放寒假去姥姥家,其他舅舅(整个村子就是一个大家族,这些舅舅都是我舅舅的堂兄堂弟)说起舅舅来,甚至夸张地说,200斤的米袋子他能很轻松地甩到肩上扛走。舅舅后来去当兵,三年后复原,由于在部队入了党,理所当然地成了大队书记(谁还比他能干呢?)那个时候,他20岁左右。 大概是1974年,舅舅成了大学生,就是后来所谓的工农兵大学生,这种学生由所谓贫下中农推荐,村子里的优秀人才,或者说人缘好的,或者领导觉得好的,可以不通过考试直接到城里读书。其实舅舅是去沈阳读技工学校,但村子里的人不管这些,一概以大学生呼之。事情很是奇怪,中国政府一度认为城市里的人太多,都在吃闲饭,便动了脑筋把所谓的"知识青年"赶到乡下去,还动员那些从乡下到城里工作的人回到原籍——我姥爷的三弟,我称为三姥爷的,本来在沈阳做工人,听了政府的号召回到乡下种地,便世代留在那里了,他的大儿子,我也叫舅舅的,长大后遇到1977年恢复高考,但仅以几分落榜,目前依然留在老家种地——同时又搞出了工农兵大学生的名目,给乡下孩子进城读书工作的机会。 舅舅毕业后,被分配进了沈阳铁西区一家巨大的军工厂,该厂的厂名是四个阿拉伯数字,号称对外保密,因为这个工厂专门为飞机生产配件,当时是沈阳最被羡慕的工厂之一。 舅妈和舅舅一样是工农兵大学生,不过她读的是正正经经的本科,学她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的该死的外语,毕业后到沈阳一家大学工作。舅妈的成绩教外语是没可能的,只好到图书馆做管理员,现在也评上副教授了。我喜欢舅舅和舅妈,舅妈是模范妻子,模范母亲,模范亲戚,不过她老人家的副教授头衔,我怎么看怎么不像,所以现在我和人打交道,收到印着教授副教授等头衔的名片,便会想起舅妈来——如果评选做菜好吃的家庭主妇,舅妈入围是毫无问题的,当然。 舅舅一家,舅舅、舅妈和表妹,当时住在不到20平米的平房里,大概大部分铁西区的工人都住在那样的房子里。舅舅刚下岗时,我路过沈阳,看到过他家里的窘状。舅舅无事可做,舅妈便从学校找来打印试卷的活给他做,使用的是老式中文打字机,种种的字盘摆满了他的四周,看那样子,仿佛他一个人在经营一家老式作坊,不停地将字盘搬来搬去,每打一个字,都会发出卡塔一声脆响,节奏感很强,但那节奏慢得像老式舞厅的音乐,一天下来,他只能打出两张蜡纸,每张蜡纸舅舅能得到两块钱手工费,那是1990年代初。 舅舅当时跟我说最后悔的一件事,是自己的选择。进了工厂后,由于踏实能干,和在乡下一样,他很快受到了领导的赏识,机会便来了。领导说,小伙子不错,现在有两个岗位需要人,一个是车间党支部书记,一个是拉货的司机,看看你喜欢做哪个? 年轻人要求进步,舅舅没多想,便选择了前者。后来他的说法是:"他妈的,当车间党支部书记,和做司机比起来,好处是可以脱产,不用干重体力活了;一样的是最后都下岗了;坏处是司机下岗后还能去开出租车,我除了养一身肥肉,什么都没剩下。"当时没有这个词,如果搁现在,那个时候的舅舅就是个"愤青",哦,不,"愤中"。 再次见到舅舅,他已经脱离了铁西区低矮昏暗的平房,搬到五里河附近一个相当不错的小区内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表妹如愿以偿地拥有了自己的房间,那间客厅大到唱歌会有回声。这是舅妈所在大学的分给她的宿舍楼,靠着舅妈的副教授头衔,舅舅摆脱了他曾经引以为傲但当时已经破败不堪的铁西区。这时的舅舅,爱上了卡拉OK,别误会,你就是请他去卡拉OK厅唱个通宵他也不会去的,他花不起那个钱也受不了那个罪,他自己买了个功放,对着电视屏幕自娱自乐,经常。 现在的舅舅,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天大致是这么度过的,吃了早饭后,骑上自行车,到铁西区他的老朋友们那边,打上一天五毛钱一注的麻将,输赢在20块以内,直到天快黑了,再骑自行车回家,吃完了饭,看几眼电视,然后睡觉。表妹已经出嫁,舅舅每天更有时间无所事事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了。当然,这是在没有NBA比赛的时候,舅舅早在姚明去美国之前就开始看NBA了,我是体育记者,但跟他侃起NBA来,就像一个婴儿面对一头大象,只有听的份,完全插不上嘴。舅舅对所有的球队和球员的历史、现状都了如指掌,甚至对10年前最烂的球队替补球员的年薪都完全门儿清。某网站听说过这个老NBA迷,曾经动过请他撰写专栏文章的念头,但终于他毫无名气而放弃。但不知道为什么,听舅舅说NBA,我脑子里想起的却是茨威格的小说《象棋的故事》。 舅舅有自己的梦想,就是像她的姐姐,也就是我母亲一样。成为城里人,他做到了。舅舅现在没有梦想了,把日子一天天过去,也就是了。他很现实,退休金刚刚够他生活,不现实也没别的办法。 我的舅舅,他是个普通人,不是时代的弄潮儿,倒是经常被时代的大潮冲得东倒西歪,七荤八素,外面的世界他了解,但经常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国家如此迅速地变化,使他跟不上趟? 我偶尔在想,如果舅舅从来没进过城,一直在乡下过日子,会不会更好一点?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我就忍不住这么想。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