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想对你说  专家点评  我们家园  趣闻轶事  幽默故事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1986年--我的车迷痴梦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30 22:03:28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4034
几乎每个男孩都曾有過对汽车的痴迷。 孩提时代,在我的眼中,街上的车子完全是一个一个的人。每个汽车的身躯身段,眼睛和嘴巴的长相都不一样。发动机一启动,停车时像是在自言自语,疾跑时像是发出长吼。加上不同喇叭的鸣响,走上大街,就像是走进了嗡嗡话语声的大市集。不过对我来说最痴迷的还是钻到汽车里面可以体会到的那种奇妙的操纵的动感。 相较于内地其他城市,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是一个可以看到各式各样汽车的宝地。我当时人还小,车是开不了的。于是就有了很多可以“意淫”的机会。比如,我家住的那个筒子楼,每家一对大窗下面还有两扇并排的小窗。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公共汽车的前玻璃;我家的书桌下面有个很大的空档,那就是我眼中的驾驶室;大院里施工队堆砌的大木堆,坐在其中一角,感觉在驾驶着一辆卡车;在这些地方我时常手持大锅盖,或是一只废弃的自行车轮,嘴里发出“唲唲唲,嘀嘀嘀”的声音,吐沫星子满处喷,在心中的大路上疾驰。 80年我应该还是在北京市二中上初二,学校很好,可是我学习很差。其中一大部分原因是我喜欢上课时在课本上画汽车。从小轿车到大卡车都有,其中最令我兴奋的还是大客车。从画侧面到尝试画立体,我给自己的主课亦很艰难,车轮总会呈现出立体的椭圆形,两边的轮子有时会像人在叉着腿,有时车体又义无反顾地向一边倒,课堂上是朗朗读书声,我的心中却是汽车发动机声。我发扬”一不怕课,二不怕师”的精神一步步地攻克这设计上的“难关”,终于在临初中毕业时候车轮画圆了,车体画正了,我的成绩却呈现出鸭蛋的竖椭圆形状,人也歪斜着被二中淘汰了。 1980年左右,北京街道上的车不多,我可乘坐的就更不多,因为学校就在旁边的胡同,每天都走着上学。如果能坐上公共汽车都是一种享受。每次也都毫不犹豫地凑在司机的旁边,观察着他操纵汽车的每一个瞬间。拉杆启动,推杆换档,拨弄一个小瓜子般的按钮打转向灯,左右脚忙不停地踩那三只踏板(那时候还不知道离合器,油门,刹车的位置)…那时的公交车车身不是很封闭,汽油味,机油味和车身的铸铁的味道与发动机的散发出的热量混杂在一起,冬天的时候令人感到很温煦。不瞒各位,那时候北京汽车少,现在的城市污染万恶之源的汽车尾气,对我来说都是奇香无比。 坐公交车是有讲究的,北京每个城区的车都配置不一样。住在东城的我平时都是乘坐不太好看而且窄小的24路汽车或是111,106无轨电车。如果能去西城坐上大5路顺着故宫边上的顺着西华门路走一圈,就非常惬意。因为五路车是进口的捷克车(牌子是斯科达,当时北京人都管它叫大捷克),车身流线型设计,室内宽敞,兼有大大的窗子,视线很好。尤其是当穿过西华门那个圆门洞驶上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心情豁然开朗。当然最令我兴奋的是周末随爸爸妈妈带我们去颐和园或是香山樱桃沟,就会在动物园搭乘332路。那是北京唯一带拖车的公共汽车,而且也是大捷克!我自然是选择在后面的拖车,坐在前面的第一排左侧,享受着当司机的愉悦。 信不信由你,我小的时候第一个未来的志向是当一名掏粪工人。当时北京的下水系统并不是通着的,而是每隔三五个月,大粪车会过来收集。时传祥叔叔们会扛着一只硕大的木桶挨家挨户掏粪。或许是对那上宽下窄的大木桶造型的痴迷,或许是对那永远只看到他们艰难行走的背影所展现的力度的向往,我和我哥都曾立志长大后当掏粪工人。 然而随着我的文化知识越来越丰富,追求也越来越高,我后来决计将来当一名公共汽车司机了! 当时司机这个行业几乎和现在的CEO可以比拟。 那份自信与从容不亚于现在世界顶级商学院毕业的。 因为他们是有本儿的人(驾照----大客本,大货本,小货本,在江湖的地位都不一样)。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京的马路上跑的多是卡车,偶尔的小汽车也多来自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80年代中后期,北京街头的车慢慢多了起来。从波兰进口的菲亚特126P两门车,外型酷似十多年之后风靡一时的奥拓,成为第一批私家车主拥有的第一辆车。但相对于当时的工资收入,1万元左右的价格依然不菲,汽车对于中国人,依旧还是梦。而1986年的上海,也已经发出了第一张私家车牌照:沪AZ0001。 跟这个国家的步伐一致,我的汽车痴梦终于按照以下的顺序逐渐实现了。 1989年冬天,我第一次开上了一位朋友和另一位朋友借来的菲亚特。地点在广播学院的主教学楼前广场。经过2分钟简单培训后,我一个油门就向广院的主楼撞去,幸亏朋友在旁边及时把方向盘打了回来。原来我用锅盖或自行车轮圈开假车的时候,不知道方向盘要回轮! 1991年春天,经过严冬腊月,在现在的CBD--大北窑附近的一个驾校半年的培训,(学习用车130,小货本儿),经过一个面貌狰狞,脾气暴躁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驾驶家的千锤百炼,我终于拿到了驾照。 1991年,我的第一个坐骑是所服务公司用的大发(面的)。北京的胡同随便钻。还开着它去过天津。这是我开过的最危险,最实惠,但也是视线最好的车。 1996年,购买了第一辆私家车,红色的高尔夫。顺德产电喷的,那油门儿嗖嗖的。虽然体积小屁股大,但是特耐用,一下开了十年。因为从心底里的呵护,交车时总里程近30万,发动机依然悦耳。 2001-2002年,我驾车(沈阳产SUV Explorer) 从南美洲开到北美洲,历时6个月。其中最长单日驾驶时间为22小时,在从乌拉圭到巴西的公路上飞奔! 2003年至今,我由于工作关系调到香港。因为公司近,不需要驾车。可平日里一旦有机会的话,又会坐在香港的双层巴士上发呆。 又在发梦了…… 黄海波:曾任《东方时空》时空报道记者、《直播中国》主持人,参加过两极跨越活动,。2003年加入凤凰卫视,现为凤凰卫视节目制片人。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