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2006年--我想成为一个大陆人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29 20:49:38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1399
Avignon的烈风呼啸声,让我想起台湾每年夏季都会光临几次的台风。不同的是,avignon刮大风的时候没有雨。 我拿起老师准备的面具,表演课上,和我的法国同学一起站在舞台上,面具的形象是什么,我就演什么。台下那个比刘力扬还帅气的法国女同学Claire投来鼓励的目光。 我在总是刮大风的城市里,说着艰难的语言,演别人的情绪,却找不到自己。 是,我就是在欧洲一个以戏剧出名的城市里学习戏剧。 在脱掉面具的那刻,想起两年前的此时,我正在为国内知名报社以台湾特约记者的身份牛气哄哄的专访倒扁大人物施明德先生和文学大师李敖,当时是何等兴奋和飘飘然。 可今天,我在法国南部的硕士课堂上,和几个金发女孩一起带着面具演妖魔鬼怪,这一定是场玩笑。是命运和我开的玩笑还是因为关于那个故乡的梦? 是因为小女儿独享了父亲的全部宠爱,所以才由我,而不是三个哥哥来承载父亲的乡愁么?父亲13岁当兵,六十年前退到台湾,在我还不懂得事理的年岁,他就用故事一遍一遍地把"北方"、"故乡"、"共军"、"老蒋"这样的词汇悄悄深植入我的记忆。为什么这些词自我降生起,就要支配和左右一个80年后出生的我的人生? 已经分不清是父亲的乡情还是我的固执倔强了,2002年,我跨过海峡,独自提着行李远赴心灵中亲近而实际上陌生的北方,到山东大学读新闻专业。 这个也许是我个人宿命的选择,在大时代特殊背景下,成了一桩有特殊意义的新闻,我上了很多报纸的头版。人们好奇台湾的一切,而我,则只想成为一个大陆人,我欣喜着,当人们不再为我好奇时,我将成为一个大陆人,我想。 2006年,我,一个想成为普普通通大陆人的大学毕业生,再次被与生俱来的宿命击中,那个夏天,每一个看中我的新闻机构在最后得知我是台湾人时,全都毫不犹豫地对我关上了大门,我无法告诉人们,我不是台湾人,我的血液,我的灵魂都是大陆的,我不喜欢那个变绿的台湾,至于那个绿色的台湾,他们根本不屑回收我的大陆文凭的废纸。 我再一次被媒体关注,这次是在互联网上。我身在父亲的故土,而灵魂却无寄身处,我飘着,每天对着屏幕打字,我是大陆人口中的台湾怪人,台湾朋友口中的"卖台分子"。 2006年,《新闻联播》和《环球时报》每天都有台湾最新局势的新闻上头条,我是台湾人吗?我是大陆人吗?不知道。我要生活,我当特约记者贩卖台湾政要的专访吧,我对两岸关系不感兴趣,我听到台湾政治就头疼,那段飘着的时光,我服务于各家顶尖媒体,我为总是能采访到台湾要人而喜悦,我为自己整日忙于毫无兴趣的政治话题感到人格分裂。 岁末,终于有一家在大陆发行的香港媒体对我悄悄敞开半扇门,同是天下尴尬人呵,可我又被派回台湾,要我专门盯那些我一想起来就浑身如针扎的台湾政情…… 2006年,父亲60年来的乡亲,我20多年来一点一点被培植起来的大陆梦,像五彩的肥皂泡,轻盈地飘起,在风中消逝。 我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大陆人,当我想念老父亲时,可以拿着台湾护照随时回去,当我回来时,我是普通的大陆人,不会有人觉得我是台湾人,我的普通话很好,真的。可是这样一个梦想就是无法实现。 于是,我只能选择在死党损友和众多给我留言祝福的网上读者们的视线下远走法国。 这究竟是梦还是一幕戏?为什么故事情节如此紧凑,而吃亏的总是入戏太深的我? 当舞台的音乐响起,油彩下或面具下的我会恍惚发问。 是找个爱我的男人毫不犹豫的跳进爱情的坟墓?是留在台湾陪父亲? 还是第二个关键词:"故乡"? 为什么看见关于眷村题材的故事我一定会流泪?为什么看见台湾角落里操着浓重外省口音的拾荒老人,我心会绞痛?为什么永远都听不腻内战时父亲死里逃生的故事?为什么每次坐火车经过蚌埠都会漾起别样的复杂感觉?(该叫徐蚌会战还是淮海战役?看你说话的对象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 如果,当我实现了第二个关键词的梦想之后,我将来的孩子会不会成为灵魂背负的十字架上的第三个关键词? 善良了一辈子的父亲,在看完了孙立人将军的纪录片之后,那个父亲尊敬了大半辈子的人物的伟大形象的彻底坍塌。 小岛屿埋葬了父亲一甲子的青春,父亲把关于乡愁的一切一切毫不客气的全部加倍奉送给女儿的全部人生。 然后,我奔跑追逐着那第四个关键字带来的60多万个生死离别的故事。然后,这几个关键词带我绕行了世界一周。 “chen,如果你接下来你不喜欢演面具上的人物,就唱首你国家的歌吧。”Claire安慰我。 我无声地点头。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 我独自一人坐在舞台上戴着面具唱,眼泪跌进面具里,为那几个关键字而衍生出的闹剧一样的好笑人生。乡愁、苦难、挫折、失落、自卑以及我用母语永远无法穷尽的一切。 Claire鼓励的眼神没有离开过我,只是,她能理解我吗? (陈婉容,成长于台北,祖籍河北。2002年从台湾赴山东大学文学院学习,曾轰动一时。毕业后辗转于大陆多家媒体,求职未果。现居法国。)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