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中国梦之2005年--我用音乐为80后正名
南方网供网易特稿    2009-01-29 20:48:05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1477
我叫张清源,男,1984年出生,按时下流行的说法,我是一个典型的“80后”,也是一名北漂的彝族歌手。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80后”这个词突然开始流行起来,“80前”的一些有识之士通过总结,得出了80年代出生的这代人的数个共同特点:没有责任心、自私、叛逆等等,毫不留情的将“80后”这个词语定义为一个贬义词。 三年前我大学即将毕业时,正好做了一个让周围人都觉得自私和叛逆的决定,我拿着重点大学的学位证和英语专业四级,普通六级证书,放弃了进入外交部和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OFFER,选择了待业,自己做音乐。 我想说的是,这段经历让我学习到维护个人权利的重要。一个女性的情感权利,性权利,在面对传统观念的挑战时,是妥协,是放弃,还是争取,维护,将是你对待舆论时,被动还是主动的态度。 当我在电话里把这一决定告诉父母的时候,他们犹如五雷轰顶,在他们的眼中,我一直是一个学习优秀又听话的孩子,他们从每个月工资十几块钱还要给我买奶粉到把存了大半辈子的十多万元供我读大学,这整整22年时间,他们唯一的期盼无非是我能大学毕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说是前程远大至少也要一生无忧,而我居然在他们含辛茹苦的盼望了22年之后做出了如此的决定,不是不负责任和自私是什么?学校领导和系领导听到我这一决定也暴跳如雷外交部和国企的OFFER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学校毕业生的就业率,是师弟师妹的榜样,是要上光荣榜的,是要让来年高考的同学们知道,从我们学校出来的学生,是可以进部级单位工作的。 在周围强大的压力下,我的心情也像做俯卧撑一样七上八下,嘴上虽然硬,但我也知道我自己选择的是怎样一条艰难的路。从那一刻开始,音乐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小学的时候省吃俭用存钱买磁带,初中的时候听着BEYOND的歌学弹吉他,也不是高中的时候为了组乐队而逃课。梦想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小时候脱口而出的“当科学家”,也不是中学时候的“努力考上名牌大学”,它们对我来说就像猪八戒背媳妇,成了我背上沉重的梦想,也许在某一天就会把我压趴下。 在周围的一阵议论纷纷和家长学校的轮番劝说中,毕业离校的时候到了,找到工作或者考上研究生的一部分同学都一身轻松的回家向父老乡亲汇报成果去了,还有很多同学没有着落,整天穿着西服疲于奔跑于各个招聘会和考试之间,我也拿着自己大学期间创作的20多首歌曲小样,开始寻找我的伯乐。 那年七月,我在学校后面的一间小出租屋里一边蒸桑拿一边等待唱片公司的消息,和父母一直处于冷战的局面。北京的夏天热的让人产生幻觉,我感觉我像一只飞蛾,奋不顾身的向着那堆光环耀眼的火堆冲去…… 正当我快被北京的夏日烤熟的时候,我接到了著名音乐制作人李延亮老师的电话,他在听了我的歌曲小样后十分欣赏我的音乐,决定亲自操刀为我制作两首单曲,并会推荐我和一个好的唱片公司签约,我当时的感觉应该就像一个选秀选手拿到了冠军一样,幸福的告诉自己“你真幸运,离走红快不远啦!” 我第一次朝圣般走进了羽泉领衔的录音棚,见到了传说中的几位曾经只在电视上看见的人物,看着他们制作音乐,制作我的音乐,那虽然只是这个世界上那一天产生的歌曲的几万分之一,但对于我来说,那是让我能走到今天的最大动力之一。 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我的那首《80年代生》在好几个榜单打榜都进入了前几名,并且入围了那一年“CCTV年度10大新人”的前20名,准备进入前10名的角逐。我以为自己踏上了直通梦想的云梯,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斗志,开始不断的创作,不眠不休的写歌。 转眼到了八月底,正当我准备把自己的辉煌成就向父母汇报的时候,父亲毫无征兆地来到了北京。当父亲看着我蜗居的小小出租房和由于生活不规律而憔悴的脸色,眼睛湿润了,他丝毫不容我解释和汇报,揪着我去那家国企报道,我也不忍再让父亲伤心,糊里糊涂的成为了一名国企员工,但是音乐这个梦想在我心中依然旺盛的燃烧着。 父亲看我乖乖就范,放心的回家了。我白天一头雾水的坐在办公室,对领导强颜欢笑着,把脑海中的音符和歌词写成各种报告和文件,晚上不知疲倦的练琴和创作,试图在这个夹缝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CCTV年度10大新人”的角逐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前30名的作品将由短信投票的方式选出十强,看着一些排名本来远远在我之后的作品如注射了兴奋剂一般往上冲,我意识到一个问题,一元钱就可以投一票,如果我有一万元那就可以给自己一万票,如果我有十万元那就根本不用投票。最终我没能获奖,那件事情对我打击不小,但是我坚信梦要越挫越勇,机会总会降临到勤奋的人身上。 我所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在我成为国企工人两个月后,唱片公司准备和我签约,我将要彻头彻尾的成为一名职业歌手。我再次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那家国企给炒了! 在同事和领导的感慨中,我离开了这个别人为我安排的梦想,成功地把自己卖给了著名歌手、音乐人胡海泉老师的唱片公司。 那一阵子,我真的恍然如梦,原来歌手真的这么好当,就像那些超级快乐,又型又秀的好男生靓女生们,一夜之间就成了当红明星,成了家乡父老骄傲,他们大多数连音阶都唱不准吧!我手里可是拿着100多首自己的小样呢,挑个10首一发专辑我不就红了吗? 公司的音乐制作人和老板秦天老师专门为我组织了一次歌曲试听会,大家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听我的几十首歌曲小样。我一直认为我的声线适合唱摇滚,我自己写的歌曲也大多以摇滚为主,以80后的校园、爱情、生活为主题。但在这天的试听会上,我的这些音乐被狠狠打击。老板直言我的这些音乐无法在市场上获得认可。作为一个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如何让大众喜欢自己的音乐,比简单的抒发自己的情感更为重要。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我几年时间积攒的100多首歌曲小样从此一文不值。醒来之后,我把自己的歌曲小样全都从电脑里面删除了。我决定重新开始。 之后的日子单调而充实。我开始重新学习和提升自己的音乐素养,创作和制作这两件事情,从一个爱好变成了我的吃饭工具---并也是实现梦想的工具。每天除了制作就是创作,一天两个盒饭,困了就在公司沙发上眯一会,用流行的话说,我是一北漂,无数像我一样的年轻人来到北京这个文化圣地追求自己的梦想,好像北京的沙尘暴,我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粒沙子。谁说80后是娇生惯养小太阳,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甘愿当一粒沙子! 一年半后的今天,我的专辑终于有望发行了。3年前的坚守和放弃在今天已经清晰和明了。尽管到今天为止,我的力量依旧很薄弱,也许我的专辑不会大卖,也许我仍旧不会大红大紫,但放弃一种被父母,被体制安排好的生活,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无论成败,总是让我骄傲的事情。这也是“80后”的伟大之处。 我打算将这张专辑命名为《非“80后”》。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