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守望相助的日子里--大学生被隔离期间感人事迹
文汇报    2009-01-29 20:21:07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1655
  第一次发现彼此这么团结   昨天下午,当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二年级92名学生在解除隔离观察后重新出现在教室时,在场的全体同学都热烈地鼓起掌来。从4月23日19∶00到25日17∶00,由于他们的同学小杜被怀疑为“非典”病人,他们被隔离了整整46个小时。而此刻,解除了“疑似”的小杜也在医院里,一边输液一边盼着早日重回课堂。   院党委书记楼梦麟教授说,过去的46个小时牵动了全校所有师生的心。而刚刚被“解放”的土木工程学院的学生则说:“这46个小时是我们被隔离同学守望相助的46小时,入学以后大家第一次发现彼此这么团结。”   被隔离学生网上辟谣   4月23日晚,小杜所在的学生公寓从一楼到三楼全部宣布为隔离区。后来经过专家连夜讨论,隔离区缩小为三楼21个宿舍和一楼、二楼各一个宿舍。原先经常串门的同学不能再串门了,网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传言:“同济大学有8栋宿舍的学生被隔离了。”“同济大学查出了四名非典型肺炎患者。”甚至有人说,“非典已经在同济扩散”……   针对这些不实传言,被隔离在宿舍的同学挺身而出,通过网络向社会说明真相。小杜寝室隔壁的314室一名同学在网上发布信息:“我就是被隔离的学生之一,我们只有23个宿舍、92个人,再加三位老师被隔离。”“只有一名同学被怀疑是非典疑似病人,但我看他不太可能……”小杜的同班同学小于也在网上辟谣:“我是负责统计同学身体状况的。小杜进医院前,我还用手摸过他的额头。我常去看望他,他至今身体健康。”   同样被隔离的小白说,我们宿舍没有一个同学打电话回家报告被隔离观察。一是免得父母担心,引起恐慌;二是我们分析,小杜没有和外面的人接触过,也没有到过外地,得病的可能性很小。但出于对自己和对他人安全的考虑,我们还是决定遵守学校规定。   “我们和你在一起”   隔离措施实施后,学校立刻组建了专门送饭、处理垃圾的队伍,安装了隔离学生专用热水器,隔离学生临时党支部也在当天建立起来。大多数被隔离的学生都按照规定,在宿舍平静地上网、看书、聊天,但仍然有少数同学非常紧张。   三楼一名与小杜同学接触密切的学生自从得知小杜被送往传染病医院以后,加上在网上看到各种小道消息,心神不定,甚至一上午要测量七八次体温。同宿舍的同学看到了,就耐心地安慰他,向他分析小杜的病情,甚至搬出了刚刚学到的概率论:“得病人数和城市人口相比,概率是很小的。学校这样做,是把传染概率作为100%来处理的,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防患于未然罢了。”学院的楼老师等也赶来看望同学,和他们交流。其他宿舍的同学得知了这一情况后,也都纷纷打电话来:“怕什么,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都跟你在一起,即使住院,我们也是住在一起的。”   25日晚上17点,根据区疾控中心的通知,隔离措施取消了,许多同学一走出“隔离室”就奔向教室、图书馆。320宿舍的小李说,同学们早就盼着回到课堂上课了,虽然平时正常上课时还会偷偷懒,但经过近两天的隔离,现在比谁都盼着走进教室。同样被隔离的土木学院学生小尉也说,不隔离不知道同学之间相互是这么关心,在紧要关头会如此团结。   众人的关爱助我们战胜恐惧   4月25日下午,当“非典警报”解除的消息传来时,上海师范大学西六楼三、四两层楼的240名女生欢呼雀跃。熬过36小时的隔离观察,这些大学生们无比兴奋。“她们的欢呼声都快把玻璃给震碎了!”上师大学工部部长王群老师笑着说,“这些学生的确非常不容易!”回忆起这段经历,走出宿舍楼的学生们感慨地说,因为有很多人的鼓励和关爱,我们才能战胜恐惧。   老师们的帮助是最直接的。住在424室的小徐回忆说,24日一早6点不到,辅导员就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地把她们叫醒,并通知要隔离观察的事宜。同学们都不同程度地感到了恐惧。“当时我的腿都软了。”小徐说,“幸好老师们始终和我们在一起!”当看到辅导员给她们一个个发放了温度计和口罩,并详细说明那名疑似“非典”同学的病情后,她们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在那些难耐的日子里,时间过得特别慢,学生们最希望见到的就是老师。王群老师记得,当时有个别学生甚至因紧张而出现体温上升、心跳加快的现象,于是老师们夜以继日地守在学生身旁,减轻她们的顾虑。“在那种环境下,我们不仅是老师,还要充当医生的角色,甚至是心理医生!”   父母亲友的关爱是最贴心的。在得知要被暂时隔离观察后,许多学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给父母打电话。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住在402室的小余的眼眶忍不住湿润了。“爸爸,我被关起来了!”这是小余打通电话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她记得听到消息的爸爸没有显得焦躁不安,而是提醒她要镇定,要相信学校的安排和防范措施,并注意营养和休息。当时有室友一边打电话一边哭,小余的父亲在话筒那头听见后就说:“快去劝劝她不要哭,一定会没问题的!你也要坚强!”爸爸的鼓励使小余迅速安定下来,并安抚了其他的室友。   同学的相互鼓励是最有效的。当时被诊断为“非典”疑似病人的小王住的是417宿舍,在她住院后,宿舍里的其余5名学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团结在一起彼此鼓劲。“我们一直相信小王会没事的。”小唐说,她们除了加强自我防范措施外,情绪上没有太大的波动。一旁的小袁笑着说,在那段不能自由出入的日子里,“我们几个一起看书、一起下棋,还一起大声唱歌呢!”在彼此安慰中,她们顺利地走过了这难忘的36小时。   要感谢的人太多 ——学生小王的自述   “我是怎么样都不会瘦的!”有着圆圆的脸蛋的小王爱开玩笑也特别爱笑。虽然在外人看来,从被诊断为“非典”疑似病人到最终被排除“非典”,这三天的经历给她造成的心理压力是难以想象的,可小王仍然像以往那样乐观开朗。从医院回到学校已经第四天了,小王在讲述自己住院前后的那段经历时,发现自己要感谢的人非常多:   我在4月22日晚就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发热,当时就和室友们说如果支撑不住,麻烦她们帮我叫“120”去医院。23日早上一醒来就觉得浑身酸疼,人还在发烧很难受,于是我就去了第八人民医院。到医院一量体温有38度7,医生又听说我10天前刚从北京回来,就显得很警惕,立刻把我送到了一个隔离的单人病房,此后就有许多“武装”齐全的医生进进出出,抽血,拍胸片,忙个不停。   其间,有个医生得知我的手机因没有充值而无法与外界联系时,就主动帮我联系同学替我买充值卡。手机一恢复开通,我就赶紧给好朋友、宿舍里的同伴、还有远在广东的父母都打了电话。这以后,我的手机就响个不停,父母、朋友、上师大的校长老师都特别关心我的病情并不断安慰我,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意识到自己必须住院后,我就让好朋友帮我送些换洗衣物和手机充电器来。没想到她人还没到,医生就通知说马上要把我转到上海市传染病医院。我赶紧给好朋友打电话,让她别来了。事后我才知道,一挂电话我的好朋友就难过得哭了,她觉得送晚了,这让我特别感动。   当晚我的手机彻底没电了。幸好我的体温回落下来,情绪稳定不少。第二天又开始检查、治疗,为了帮我和外界取得联系,隔壁病房的病友让我把电话号码和要说的话写下来传过去,他们用自己的手机帮我联络,然后再把亲友的回话写下来传给我。这些“纸条往来”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当时我就想即使真得了“非典”,我也一定能治好出院的。   正当我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时,4月25日医生通知我被排除“非典”可以出院了,当时我几乎不敢相信。回校前我还有点担心,怕受“歧视”。没想到,一回到宿舍,同屋的人就高兴地把我迎进房间。她们说:“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在那一刻,我真正感觉到了“温暖”。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9007337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