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返回首页   小学  中学  大学  成人   数字生活  为您服务  博客
放飞思想
    2009-02-01 00:24:54    总评论数:0    总访问量:1502
我的思想背叛了我。 思想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凌乱但又统一。 每个人都应拥有自己的思想。 然而,我的思想,却早已离我远去。如春宵残梦,从枕边微微掠过,就只得茫然,不知道何处才能寻得它的身影了。 就这样,我几乎忘却了我的思想。 但人生一生最重要的东西有两件:思想和记忆。我已丢却一件了,唯留下记忆形影相吊,像被人生硬地扯去了一半的布帛。 既然只剩下了记忆,那就在记忆的底片中寻找思想掠过后残留下来的那一斑光迹吧。 可当我寻找时,却发现一个令我讶异的事实——我的思想存在过很长一段时光,是属于我的思想。 我想找到我的思想。 那么,它在哪呢? 它又为何背叛我而离我远去呢? 是因为太多而无处存放才消失了吗? 我的眼前勾勒出我那背叛者的朦胧身影,但却看不真切。 难道,在那轮廓不清的流年中,我的思想真的如水般逝去,永不再回头吗? 纵然如此,我也要随这岁月的河流回溯,哪怕只能寻得证明那背叛者存在过的痕迹。 但那朦胧不清的身影却越发如一豆灯火般摇曳不定,仿佛只是一场即将幻灭的闹剧。 但虫豸所经之地,也总会留下一痕银线。难道那该死的背叛者留给我的只有幻灭吗? 不,我似乎从它留下的痕迹中寻到了它远去的缘由。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思想正在攀着岩块向上爬,就要爬到悬崖顶是时,我站在悬崖上,一节一节掰开思想紧紧攀着岩块的手。我的身后,一群人形的黑影在怂恿着,歇斯底里的欢呼着。 他们在欢呼什么? 只为了我的思想被我亲手除去了么? 难道是我赶走了我的思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它背叛了我——这只是一场梦罢了。 理直气壮地这个结论后,心中却猛一抽搐,感到一阵空虚。 我不禁有些发慌了。 正惶恐时,却又梦起幼时的蟋蟀了。我常将它们一只只地捉住,囚禁在玻璃瓶内。但往往第二天就把它们忘得干干净净,直到在抽屉中翻寻杂物时,才注意到桌上正对着窗台的玻璃瓶内那些藐小的尸体。 它们在玻璃瓶中凝望在窗台停留片刻后翛然而去的飞鸟时,怕是不曾想到这般结局吧? 牢笼。 无形的牢笼,看不见的牢笼。 是我误解我的思想了。它并不是什么背叛者,它是个囚犯,被困在一个无形的牢笼中。 它在饮泣、低诉,而我却听不见,听不见—— 又是谁,用这无言的沉重创造了这样一个看不见的牢笼,无形的桎梏? 是建筑吗? 不,它只能将人的躯壳困在它的阴影中,却无法用阴影束缚在阳光下驰骋的思想。 是书本吗? 不,它只能改变人的思想,却无法从本质上彻彻底底地囚禁思想。 是什么? 是这个盘根错节,杂草般的社会,他木然望着思想的萌芽,然后将它禁锢在那无形的牢笼中。那些人除去了其他人的思想。 一个人就是一座阴深的城府,人心,就是一把锁,禁锢着思想。 不仅是社会,还有自己的心,亦是自己制造的牢笼,作茧自缚。 新的思想刚产生,便被无知的自己拒绝,或禁锢在心中最阴暗的一隅。 它就在我的心中,而我,将它丢弃在那无形的牢笼中,却又到处找寻它的踪迹。 可笑的人类。 人类创造了社会,却被社会控制了思想。人类拥有自己的心,却用心禁锢了自己的思想。 可悲的人类。 怀念过去,思想由分岔的沟壑汇入一条河流,长流不息。 我想释放自己的思想,一个不再被禁锢的思想。 挣脱这桎梏,远离这羁绊,冲破这叆叇的暮云! 可是,能做得到吗? 五千年来根深蒂固的封建社会,虽已涣然冰释,但仍扎根于人们心中,蒙蔽了人们的双眼,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以至于人们的思想有如复制移植后般的雷同。 脆弱的思想冲的破如此坚固的牢笼吗? 不,不能,它不可能像天空中翛然而去的飞鸟般无拘束地翔于那一片蔚蓝中。 但我想让它像翛然而去的飞鸟般无拘束。 但我想把它放飞在那一片明快的蔚蓝中。
 共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登录后再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0215564号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梦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梦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梦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7644512 举报邮箱:mwzb10@163.com